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游戏

都市异能之元素师 第三十四章 私心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55:13

都市异能之元素师 第三十四章 私心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空气中的温度明显低了十几度,左茗辰冰冷如刀的目光让木云泽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。

那残破的衣服和上面沾染的血迹,让左茗辰眉头皱了起来,这让他对拂晓现在的状况有了误解,以为是木云泽对她做了什么。

“不关我的事啊,我什么都没做。”木云泽急忙撇清自己,他怕左茗辰对他发怒,上次那一幕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

“那是谁?她不是和你出去的吗。”左茗辰拾起地上的衣服,重新披在她的身上,看着她现在的样子,对木云泽质问道。

“之前她还好好的,不过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个人强行突破自身等阶。之后她就成了这样,她的伤也是这么来的,还是我帮她治好的。”思来想去,只能是这个原因,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任何原因了。

“是这样的?”听完木云泽的话,左茗辰的冷漠淡了几分。

“嗯嗯。”唯恐他不信,木云泽用力的点点头。

左茗辰看着拂晓的样子思索起来,她好像失魂般,对外界没有任何感觉,应该是精神受到了什么意外,如果明天还不能恢复正常的话,那么也只好让洛子轩帮她检查一下,虽然她抗拒检查身体,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“既然爸爸已经答应让你进入轮回,那明天开始,从底层做起,用你的实力进入轮回核心吧。”沉默片刻后,他对木云泽说。

“底层?”木云泽诧异的看着他,怎么说他也是爸爸的儿子,他的弟弟,怎么能在底层。这是赤果果的看不起他,他只觉的一股怒火燃起,同是爸爸的儿子,他是整个轮回的少主,掌握着轮回的生杀大权,而他只能在最底层当个默默无闻的小兵,他不服。

原本今天左弈找他就是为了告诉他,已经同意他进轮回了,让他以后努力向他的大哥学习,不要丢脸。现在居然告诉他让他在一个底层,这还不够丢脸的吗。

“怎么,不愿意?”看他一脸受伤的样子左茗辰声线微高几分,然后一字一顿慢慢说道“在轮回,一切凭自身实力,没有徇私舞弊这一说。”

“我明白了,我会用实力像爸爸证明的!”木云泽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完,转头走了。

所有的兴奋与激动,在这一刻被击的粉碎,亏他还兴冲冲的跑回家给妈妈说他能进轮回了,以后就可以在爸爸面前表现自己,让他知道自己也是让他骄傲的儿子,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

都市异能之元素师  第三十四章 私心

这是在羞辱他。赤果果的羞辱,同样是爸爸的儿子,他左茗辰就是轮回的少主,掌握着生杀大权,而自己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,这不公平。

他想要看着左茗辰从云端狠狠的跌下来,这让他更加坚定了与唐林合作的心,他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!

看着木云泽怒冲冲的离开,左茗辰眉头皱起,他就那样认为自己该给他特权么,自己只是想让他多些历练,他还是太毛糙,如此的不稳重,能担什么重任,看来还是应该让他在底层多待一阵。

领起拂晓向她的宿舍走去,一路上她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,安静异常,没有任何表情,左茗辰不时的会回头看她一眼,不过一直到达宿舍,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按想门铃,不一会周依诺打开了房门,看到是左茗辰送拂晓回来的时候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,心里的酸意让她难受极了,原来今天拂晓打扮的那么漂亮是和少主去约会,少主把自己的衣服都披在她的身上,难道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。

在周依诺站在门口心里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的时候,左茗辰已经领拂晓进她的卧室。

这是一个三室两厅的宿舍,目前只住着她们两个,他虽然没有进来过,不过周依诺是老员工了,住的地方档案里会记载上,其余两间他一眼就知道哪个是拂晓的房间,这是他的直觉,打开门后他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是对的。

拂晓现在看来是不会自己换衣服了,而她现在的样子也不好让周依诺看到,会对她的形象有影响,他又不好替她换,只好就让她这样躺在床上盖上被子。

躺在床上她依旧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,直直的盯着她的正前方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实在是很诡异。

左茗辰站在一旁观察着她,今天他真是莫名其妙的,晚上不睡觉居然会跑到员工宿舍区,鬼使神差的来到这栋宿舍楼,还恰好碰到木云泽送拂晓回来,看到后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,只有在看到她身上破损的,沾满血迹的衣服时有一丝不悦,不过也不是很明显,他这是怎么了,他搞不懂。

不懂就不懂吧,看到她回来了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。

关上拂晓卧室的门,周依诺正坐在沙发上玩,看到左茗辰出来立刻迎过去。

“辰少,拂晓怎么了?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啊。”

“没事,晚上如果她有什么反常的,你及通知我,我走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左茗辰看看腕上的手表淡淡的与她交谈两句,打开门潇洒离去。

周依诺看着左茗辰离开,心里不由想到,辰少对自己就这么冷漠,却那么关心拂晓,难道他们两个真的有那种关系?不,不可以,她喜欢辰少这么多年,一直默默的陪在他身边,怎么能这么容易让一个小丫头抢了她的位置!

她想着就向拂晓的房间走去,轻轻的打开门,看到她正躺在床上就轻声说道“拂晓,要不要吃点宵夜?”说着向她的床走去。

拂晓依旧对外界没有反应,还是那副无神的样子,睁着眼睛,一直在看前方。

“拂晓?你要不要吃啊?”周依诺走到她床前,对她不理睬自己有点不悦,又出声问了一遍。可是还有没有得到回应。

“拂晓?拂晓你怎么了?”周依诺发展拂晓不对劲,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,心里有点担心了,手在她的眼前晃了一下,还是没有反应,这是怎么回事,辰少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。

她还不死心的用手去轻轻的推她,一只手突然抓住她的手,顿时她被吓了一跳。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拂晓的手。

“周姐,你干嘛呢?”拂晓看向她迷糊的问道。

“吓死我了,臭丫头,我还以为你怎么了,叫了半天都没反应。”周依诺听到她的话用手拍拍胸部,一脸嗔怪的对她说道,刚刚突然一只手抓住她可是把她的魂都吓飞了,什么状况嘛!

“对不起,周姐,刚刚再想事情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吓到你了。”拂晓抻着被子坐起来,她被子下面的状况还真是不适宜在周依诺面前表露出来,她可不想周依诺误会她与左茗辰有什么而把她当成情敌,这对她的任务会有影响的。

坐在监控前的方凌云松了口气,差点就被人发现t5的不对劲了,还好赶回来的及时,正好打开了人性化设置。

方程原来被一位高人带走收为了学生,以后前途无可限量,这让他的心里满是自豪,他们和他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这里,说是方程的力量太不稳定要立刻闭关修炼稳定根基,等他们走后他才想起一时着急把t5忘了,赶紧急忙赶了回来。

“拂晓,你今天是跟辰少出去的?”周依诺双眼紧盯着她,生怕她会说出是这个字来。

“没有,出去和朋友疯来,回来正好碰到辰少,他就送我回来了。”拂晓笑道。

“哦,辰少还真是体贴职工啊。”一听拂晓不是与左茗辰去约会,周依诺顿时就露出了笑容,两个人又说了一些打哈哈的话,她嘱咐拂晓好好休息然后迈着轻盈的猫步,心情愉快的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。

拂晓看她离开,冷笑一声,恋爱中的女人没有智商这句话实在是真理,这个,也许也能成为一颗很好的棋子

呼和浩特治疗妇科费用
呼和浩特治疗妇科医院
呼和浩特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呼和浩特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呼和浩特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