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时尚

长生证道 第三十四章 那晚的谋杀未遂案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34:55

长生证道 第三十四章 那晚的谋杀未遂案

凌霄沉吟半晌,目光睃向自己屋外新开辟的那处小药园,那是他这前天新开出来的,目的是为了移种或以后试种一些药草。昨天,他刚从空老的药圃里移过来几株植物。

他走出去,找到两株一米来高、基部心形、长着五角形的大叶片、边沿还长有不规则锯齿的植物,它们分别叫做大蝎子草和火数麻,外观相似,唯一不同在于茎杆一个是绿色、一个是红色。这两种植物具有很强的灼伤力,不论人畜接触都会产生火烧火燎之感,具有很强的止痒效果。

他取了这两样植物各自三四枚叶片,又在自己的储物架上找了天风、白麻籽、黄小仙、扁弹藤、贝炼、乌根岭等七八味药物,再配上一枚解毒的清心散。火数麻的叶子上带有一定的毒性,如果直接使用会导致皮肤痛肿造成二次损害。

他将这十余味药物在捣药罐里捣得稀烂,再倒入一些烧酒,调成药膏状,然后用一把木片敷在老七的光头之上。

药膏刚一接触到头皮,老七就一声惨叫,猛然跳了起来。

一旁站着的老四、老五顿时面色大变

长生证道  第三十四章 那晚的谋杀未遂案

,赶忙一左一右地把住他,问道:“七弟,怎么了?”

老七呆立半晌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痛,烧得真他妈7的痛,好像一根火钎子狠狠地捅进去了一样。不过,痛得爽,真爽,比那个麻痒可是舒服太多了。四哥、五哥,快快把我放开。”

老四老五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凌霄。

凌霄淡淡地道:“放开他吧,他已经没事了,一会儿我再给他开一些散毒复元的中药,拿回去喝上三天就可痊愈了。”

老四老五齐齐大喜,三下五除二地便将老七的绳索解了开来。老七从担架上一跃而起,咬牙切齿,在屋中左蹦右跳,连叫:“痛得好,痛得妙!凌师弟,你的医术真是神乎其神,以后你就是我周老七的再生父母。”

像这种事情,凌霄在自己的义诊生涯中见过太多了,当下也不以为意,随便叮嘱几句,便将三人打发了出去。

哪知道,这才半盏茶工夫不到,那个老七又自行回了转来,给他呈上了一本功法。

“凌师弟,你的事情我听说了。坦白说,我觉得你这样想在一年时间突破灵武境相当困难。师兄这里有一本辅修的功法,你平时如果有时间和精力的话,可以兼着修炼一下,也许能加快你的一些进度,就当是我支付你的诊疗报酬吧。”

听到这里,凌霄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,他突然想到如何解决自己无功可练的难题了。

……

“小凌子……凌师弟……凌老大……你倒是说句话呀,我上次说的那个建议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康富坐在凌霄的面前,一脸小意地赔笑道。他是来找凌霄商议成立合资药铺的事情。

外院大赛过后,凌霄一炮而红,瞬间成为整个外院知名度最高的学生,他的名气甚至传到了向来封闭的内院,甚至连一些导师也知道了那个第九元素居然还是一位医术高手。

因此,慕名而来的各种疑难杂症也越来越多。于是,商业嗅觉极其敏锐的康富,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,赛后就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做凌霄的思想工作,游说他成立一个以其名字命名的“凌霄丹坊”,由康富全款出资,但是只要四成的分红……

原本凌霄对这件事情没多大兴趣,他之所以在大赛上主动出手,初衷是因为觉得大家同是暗曜谷弟子,自己无法置身事外。后来虽然无心插柳地成名,进而吸引来大量客源,他也是抱着扶危解困的心思,而且他觉得自己不收费的话,他可以随时根据自己的心情和修炼进度来调整诊疗时间上的安排,而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。

但是,他很快发现,像自己这样免费为大家义诊,虽然自由度很大,但占用的精力依然不小,而且他面子又薄,有时候人家多说两句好话,他便不忍心拒绝人家的请求。其结果就是修炼时间仍然被大量挤占,而且他自己入院之时带来的药品、从空老药圃里面移植过来的药草,几乎已到了弹尽粮绝的阶段。

因此,为了维系目前的境况,他又要专门花时间去采药、制药,结果原本以为可以省出来的时间,非但没有如愿获得,反而更加顾此失彼,捉襟见肘。要不是他的《炼炁诀》已经练成,光这几方面的压力就要把他搞垮。

然而,那日赤炎谷老七的那句话提醒了他,他猛然想到,其实他完全可以按照病情的难易进行梯度收费,以此来置换出自己的时间和资源。在收费那块,除了用常规的支付手段红灵玉,还可以要对方用修炼的功法来交换。这样的话,恐怕自己非但再也不用发愁无功可练,而且以后手里的功法可能还会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数目……

他在那里美滋滋地神游物外,一旁的康富却以为他这是在以沉默来跟自己讨价还价,便试探道:“好吧,如果你觉得四成太多,那我再退一步,三成,你七我三,这总行了吧……喂,小子,我警告你,不要太得寸进尺,你该不会想要八二吧……我拷,你要敢说九一,老子立马跟你翻脸,兄弟都没得做……”

“丹坊可以开……”凌霄忽然慢吞吞地道:“但回报比例要变一下。”

“啊!”前一句话才高兴得快要跳起来的康富,听到后一句话便立刻恢复了商人的警觉:“哦,你是什么意思?说出来,大家商量商量!”

“我看还是我四五你五五吧。”凌霄微笑道:“合作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双赢,毕竟你是出资人,我只要我应得的……大少,你有在听吗?大少,你没事吧?”

凌霄猛然发现眼前的康富一脸的痴呆像,整个人像是突然就傻了一样,对他的话再也没了反应,不禁心里吓了一跳-难不成这厮有瞬痴症?

“小凌子,你……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康富突然如梦初醒,难以置信地道。

凌霄翻了一下白眼:“你说得对,我逗你玩呢!”

“哈哈,不可能,不可能!你刚刚明明说的是,你四五我五五,哈哈哈,你不能耍赖!”康富猛然间大笑起来,一把搂住凌霄的肩膀:“好兄弟,我果然没有看错你!你的这份好意,大哥收下了!”

正在这时,房门忽然被人推开,柳纤纤和羊怜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,看见两人情状,登时一愣: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“来来来,你们两个来得正好!刚好见证八元学院名垂青史的两个伟大时刻!”康富意气风发地道。

“切,又开始胡说八道,快放开小凌子!”柳纤纤不以为然地哧了康富一句。

羊怜花却好奇地道:“大少,什么伟大的历史时刻,还一下子就来两个?

康富双手一拍,得意洋洋地道:“第一,我和小凌子准备联合成立一家‘凌霄丹坊’,全面拓展八元学院的医疗市场;第二,我准备跟小凌子结拜为生死兄弟!”

“大少,你要和我结拜?你……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这次轮到凌霄惊愕了。以他一个乡下穷小子、八元外院观察弟子的身份,和康富这个富二代、八元内院弟子结拜,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谓云泥之别,怎么看怎么不像一回事儿啊。

柳、羊二人本来就是出身大户之家,对一些商业合作的规则有着超越常人的成熟和世故,只在心里念头一转,即刻便明白了康富的用意。只是,对他的第二个念头-结拜,同样觉得匪夷所思。

“康富,你拉着小凌子搞什么丹坊,我还能理解,但你为什么想要跟他结拜呢?你该不会借着跟人结拜,其实是想给人家扣一顶友情的大帽子,以后好大占人家便宜吧?小凌子,别忙着答应,先等他说个所以然出来再说!”柳纤纤柳目一瞪地说道。

“对啊,康少,我也觉得这不大像你的风格啊。小凌子,你可要当心啊。”一旁的羊怜花也附和道。

见两人一门心思都在为自己打算,不惜跟康大少对呛,凌霄心中不禁一暖,微笑道:“呵呵,康少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,但我不觉得有你们想得那么复杂!”

“呵呵,看来还是小凌子了解我啊。既然你们都在问,那我就给你们讲一个故事。”康富呵呵一笑,然后正色道:“你们还记得,咱们第一次跟小凌子遇见的情形吗?”

“记得啊,怎么了?”羊怜花诧异地道:“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?”

“但你一定不知道,那晚上我们大家一起宿下之后,曾经发生了一起未遂的谋杀,而我就是从那时候发现,小凌子是一个很有趣的人……”康富神秘地笑道。

“谋杀未遂?”柳纤纤俏脸一变,急道:“谁杀谁?这事跟小凌子又有什么关系?快说快说,别吊人胃口,说清楚点!”

“那晚的半夜时分,我正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喘气和挣扎声惊醒,醒来一看,竟然发现那个侏儒杜绝正来到小凌子的床前,伸手掐住了他的喉咙……”

“啊!”柳纤纤万万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事情,不禁骇得后退一步,紧紧抓住了羊怜花的胳膊。

“大少,你在讲故事吗?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?”羊怜花也失声道。

康富摇了摇头,道:“当时你跟大伙儿都在睡觉,小孩子一旦睡着,往往都会睡得很死,况且此事发生得如此突然而又诡异,我要不是恰好惊醒,估计也没法知道。不过我当时并没有声张,因为,嘿嘿……我康大少素来胆子大,又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,所以想多看看热闹。我当时想的是,这个侏儒如果不是夜半鬼上身,那就一定是一个疯子,但无论是哪一种,我都……”

“康富,你这个混蛋,你就只知道看热闹,万一伤着了小凌子怎么办!”柳纤纤在一旁又惊又怒地道。

“搁现在我当然二话不说早冲上去了,但那时不还是不熟嘛。”康富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又接着道:“我听见小凌子对杜绝说‘杜兄,你听我说……’然后下面的话我就没听见了。但说也奇怪,就是说了这句话之后,那个侏儒突然惊叫一声,居然就这样放开了他,自己跑出去了!”

“自己跑了?小凌子你……你跟他说了什么?”柳纤纤圆睁了俏目,极其惊骇地问道。

西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西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西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西安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西安治疗妇科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