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时尚

六旬夫妇26年收养40多名残疾孤儿组图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2:37:20

六旬夫妇26年收养40多名残疾孤儿(组图)

1989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在原平市化肥厂工作的陈天文下班带着妻子郭改然往家走。两口子看见路边十几个人在围观。陈天文夫妇发现是个女婴。“这个女婴放在一个纸盒里,又瘦又小,双腿交叉着,一看就是残疾的孩子。”陈天文回忆。

“一看到这个女婴,我就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”陈天文说,他当时就想先救下这个孩子再说。于是,夫妻俩便抱回了这个女婴。这一年陈天文已经年近40,家里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学,大儿子已经上了初中。

等到家里收养了三四个孩子的时候,民政局得知了这件事,便主动将一些残疾孤儿送到他家。“那时候没有福利院,民政局就给每个孩子每月补贴150块钱让我们养。”陈天文回忆。

每晚睡觉,陈天文夫妇都要起夜三四次,挨个给这些孩子喂奶、换尿布,一个孩子哭,其他的孩子也会被吵醒。等到孩子超过6个月以后,晚上不用喂奶了。陈天文刚想休息,新的孩子又会被送来,就这样周而复始。

家里的尿布片子堆积如山,家里没有洗衣机,夏天还好,冬天的时候,零下20度的天气下,她只好在河里掏出一个冰窟窿洗衣服。“每次洗完回来,冻得通红的手放在炉子上烤烤,感觉锥心的疼。”

“不管是感冒、发烧、拉肚子,一个孩子生了病,就会传染给其他孩子。”陈天文说,这些年他们平均一周就要跑两次医院和卫生所,严重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要去。

渐渐地,陈天文发现有时候他走在路上,迎面碰到村民,本来想打个招呼,可是村民转身或者低下头装作没看见他。村里有什么事情要通知,村民也不愿进门,只喊一声就离开。“家里孩子多,气味不好闻,村里人都不愿意来我家。”

“自从这些孩子来家以后,我上学的伙食越来越差。”陈俊伟回忆,他上完初中后原本打算上高中,但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好,只好回家种地和靠打工来贴补家用。这让陈俊伟很难理解父母的做法。

原来,陈俊伟本来是隔壁村一户人家的孩子,因为他家穷孩子多,他又是早产儿,家里人担心养不活,就想给他找个人家。后来陈天文出于好心,就收养了他。而这个秘密,却被陈天文保守了20多年。

前两次回去,陈俊伟都没敢进门,他只是趴在门缝偷偷地看看养父母的情况,把买来的东西放在门口就走了。到第三次回家,他再也忍不住,冲进院子里握着养母的手:“爸妈我太对不起你们了,你们付出的太多了……”

后来,民政局又送来了3个孩子。近20个孩子同时挤在一个大通铺上,陈天文夫妇俩没地方睡觉,晚上只好头对头躺在炕的边沿上,没办法脱衣服,腿也伸不直。

大儿子陈俊伟的媳妇体谅公婆不容易,便主动提出和陈俊伟一起出去租房子住,给老两口和其他孩子腾出地方。“他们俩当时就住到那种条件很差的房子里,还帮忙带走了5个孩子养。”陈天文很欣慰,但他对自己的几个孩子却充满了亏欠。他知道,是因为他们收养孩子的这个行为,让家里从原本富裕的家庭走到今天,也是因为贫穷的家境让三个孩子都只念到了初中。

1/3

2/3

3/3

2007年,多年的劳累击垮了郭改然的身体。“当时大夫说,我心脏不好,不能再劳累带孩子了,不然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”郭改然说,当时两人都决定不再养这些孩子。

此后,不断有人献上爱心,为孩子捐款、捐物。有的要抱养孩子,有的要资助孩子们上学、有的筹集医疗费。政府也将每月发给每个孩子的收养费增加到1000元。

“26年时间里,家里前后总共收养过40多个孩子,其中,9个孩子夭折,12个孩子被别人领养。”陈天文说,这些孩子中90%都是在他家里退的脐带,从小养到大,都是他的“心头肉”。

每年清明节,陈天文都会去墓地里看望那些夭折的孩子。他们都被埋在了陈天文自家田地里,没有墓碑也没有标记,只有陈天文自己知道这些孩子埋的具体位置。每次陈天文去的时候,总会给孩子们烧烧纸,带点饼干等他们爱吃的东西,然后跪在地上和他们说上半天话。

每次一个孩子夭折,陈天文都会难过好几天:“村里人说我有那么多孩子,死了一个还那么难过,我就说人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了。再多的孩子,你也见不到那一个了。”

看到孩子们学习不错,陈天文很欣慰,但他心里也有着自己的计划:“我还是希望以后孩子再大一点,能把这些健康的孩子送到市里去读书,眼界会更开阔,毕竟村里的教学条件有限。”

但他的想法还是与现实有一段距离,一方面是费用问题。“每个孩子现在在村里小学一年的书费就需要440块钱,如果送出去,书费加其他费用可能会高很多。”郭改然说。另一方面是孩子的户口问题,陈天文收养的这群孩子一直都是没有户口。

去年,陈天文打算给这些健康孩子一人买一份人身保险,一年4千块钱,总共投保15年。“我想着现在给他们存着,要是那天我们不在了,他们以后也能有些贴补。但由于自己不是监护人,无法做担保,钱又被退了回来。”

后来,陈天文叫来两个儿子,告诉他们:“你们已经长大成家,不再需要爸妈照顾了,但弟弟妹妹还小。以后除了供这些孩子读书的钱以外,其他的钱将会平均分给这些孩子。”

陈天文在心里为每个孩子都做了安排。他希望健康的孩子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生活,下肢残疾的孩子以后进入技校学门手艺,而身体疾病严重的孩子只要尽量保证生活,一直到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
二级分销
什么是新零售
小程序开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