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时尚

神葬八荒 第314章:屠魔令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8:24

神葬八荒 第314章:屠魔令

“吱呀,,”

推门声响起,却见一道倩影浮现眼帘,当看清來人后,赤微微一笑

,道:“音,你來了,”

“啊,你醒了啊,”

音显然有点惊喜,娇声叫了起來,赤受了那么重的伤,她以为还要过一段时间他才会醒來,哪里会想到,就在今日赤就醒过來了,这番自愈能力,简直骇人听闻,

“我去叫大伙儿,”

沒等赤回话,音竟然蹦着跳着跑了出去,见到这一幕,赤顿时一阵愕然,随后,他便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现在虽然清醒过來,但是体内的伤势可不见得有那么快好,

“唉,”

赤深深地一叹,心中有点无奈,储物戒的东西,除了那九死碧还丹外,就沒有其余的疗伤丹药,难道,真的要他再忍受一次九死一生的痛苦,想到这,他的脸色顿时垮了下來,

“哈哈哈,小赤你这家伙果然是打不死的蟑螂,这么重的伤都三天就好,我不得不服啊,”便在这时,一道熟悉的笑声响彻在赤的耳帘,顿时令其哭笑不得,

片刻后,小屋内顿时多了几道人影,令赤诧异的是,竟然连邪云都來了,这家伙不是一直都对他不感冒的吗,

“等你好了,与我一战,”邪云冷冷地瞥了一眼赤,蓦然从口中吐出这样一句话,随后,在赤哭笑不得的目光下,竟然看到他转身就走,那副姿态,简直个性十足,

“切……分明是关心小赤的伤势,还憋在心里不说出來,”光斜斜地望了一眼邪云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切了一声,见到这一幕,赤顿时笑出声來,

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赤发现,其实光有时候真的很逗,从最开始的针对他,再到现在的关心他,从始至终都表现出一股真性情,令他感到很舒服,

“小赤,你怎么样了,”邪风轻笑了一声,低声问道,

“沒太大问題,需要时间调理,”简短的寒暄后,赤突然神色一紧,对着邪风说道:“邪风大哥,能不能把你父亲叫过來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,”

“不能过一段时间吗,”

“这件事非常重要,越早处理越好,”赤脸色凝重,双手悄然紧握,虽然过了好久,但他绝对不会忘记,圣山内发生的事情,无数神剑悲鸣,相继自爆的场景,令他心里的触动很大,

一切的根源,全部都來自于凶魔肆虐,他必须要尽快把这则消息传播出去,让有志之士早作防范,不然任由凶魔这样发展下去,恐怕最终会形成大陆浩劫,

“好,我立刻就去,”

邪风听赤说得严重,当即跑了出去,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似乎对赤将要说的话有点猜测,

“光,不知道你们有沒有把秘境中发生的事禀告给宗主,我指的,是凶魔肆虐圣山的那件事,”赤望了一眼光,低声问道,闻言,光的神情一变,随后重重点头,

“我们知道此事牵扯甚大,所以一回來,邪风就向宗主说明了情况,宗主对此很重视,还特意开了一场宗门大会,不过,因为仅凭我们的一面之词,他也不好做什么决断,所以这件事暂时压了下來,”

“怎么能这样,”

赤的眉头一皱,心中有些不悦,这样的大事,不应该是昭告天下,让天下人一起行动起來对抗凶魔吗,为何,邪君还这样压下來,难道是依旧对这件事有所怀疑,

就在赤沉思之际,邪君那飘然出尘的身影來到了小屋内,见到赤清醒了过來,邪君蓦然点了点头,道:“小兄弟,你醒了啊,身体怎么样,感觉可还好,”

“多谢宗主关心,我的身体暂时无恙,”

“听风儿说,你有要紧的事找我,不知……”邪君眉头轻皱,兀自开口问道,闻言,赤并未立即答话,反而是认真的看着邪君,良久后,赤方才从口中吐出一道话语,

“宗主,我可以信任你吗,”

之所以有此一问,是因为赤察觉到,这次秘境之行结束后,邪君对他的态度明显不如先前,在看到重伤垂死之际,其表现似乎有些冷漠,而今日,自己清醒,却还要人去请他过來,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”

邪君脸色稍稍浮现一抹冷意,双目眯缝成一条线,从中,赤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杀机,他从來都沒曾想,邪君会成为过河拆桥之人,现在这样的表现,简直令人寒心,

一瞬间,赤的心中转过了千百般的念头,他心底暗自凛然,已然下定了决心,等待此役过后,荒古宗不可久留,

“宗主不要多想,我沒什么意思,就是想知道,宗主怎么把凶魔再现的消息,散布出去,”赤仰起头,一脸认真的说道,在这刻,赤的一双血瞳间,绽放出惊人的神光与邪君对视,

“消息來源不可靠,无法散布,”邪君严词拒绝道,

“我以性命担保,消息绝对可靠,我曾经亲眼所见,凶魔发狂的场景,如果不是我们几个有点手段,恐怕现在都无法再站在你的面前,”赤一脸认真,语气诚恳地说道,

见到赤说得这么郑重,邪君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,道:“凡是要讲究一个证据,你们都沒有证据,让我如何信你,”

“那么,我便让圣山的器灵來告诉你,当日是怎样的一个光景,”赤冷然喝道,随后却见他的身上忽然冒出一道蓝光,俏生生的诗儿顿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,

见到诗儿出现,邪君脸上的表情一僵,随后赤清晰的捕捉到,他眼中浮现的一股贪婪之意,邪君这家伙,绝对有别样的心思,难道,他想将圣山占为己有,

赤被心中的猜测吓了一跳,旋即呼吸都有点急促了起來,连日來的温情,令他有点疏忽,忘却了修炼界的一句话,叫做财不露白,现在邪君见到逆天的东西,难保不会起异心,

“这小丫头又能说明什么,”

邪君脸色如常,看起來依旧像一名和善的长辈,但赤的心中已经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,他现在虽然重伤未愈,但若邪君敢现在发难,他不介意动用禁忌手段,拉着对方陪葬,

“她是圣山器灵,当日发生的事情,她也可以作证,”赤轻咳了一声,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,当看到邪君阴沉的脸色时,他的心就不由得一凛,涌起几分不好的预感,

“就算是圣山器灵又如何,你只有人证,沒有物证,”邪君低低地一叹,从外表看似乎充满了遗憾,但谁也不清楚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,唯有赤有所察觉,因为他看到邪君的眼眸愈加炽热,

“有物证噢,”

便在这时,诗儿眨了眨蓝色的大眼睛,一脸认真的说了一句,话音落下,却见她从娇嫩的玉手上一划,一颗水晶球出现在其掌心之上,道:“喏,这是圣山自带的一种特殊手段,可以投影在圣山发生过的一切事宜,你不信的话,就看看好了,”

邪君的脸色一僵,旋即点了点头,接过那颗水晶球,元力闪动间,水晶球内顿时出现了几幅场景,正是荒古宗几人在圣山的各种经历,当邪君看完那水晶球后,突然间怒砸了一下椅子,

“轰,”

一掌落下,却见他所坐的那椅子顿时爆碎,而在椅子爆碎的同时,却见他豁然起身,双目爆发出一道惊人的神光,运足元力朝着整座荒古宗大吼了起來,

“荒古宗上下听令,现在传我号令……发动屠魔令,”

“时至今日,凶魔再度肆虐人间,发动屠魔令,望天下有志之士一起屠魔,我荒古宗,当为先锋战将,”

“无上秘境,凶魔化身于各方子弟,蒙蔽我等耳目,令各方死伤惨重,为了给死去的弟子们讨回公道,故此集全宗之力,昭告天下,请勿忘却上古的噩梦,以扬我浩然正气,”

……

一道道暴吼声令荒古宗上下惊动了起來,他们很熟悉这声音,那是宗主邪君的声音,如非发生大事,否则他是不会这样独断专行的,可见,他口中所说的凶魔再现世间,一定不会有假,

“啊啊啊,屠魔啦,”

一时间,荒古宗上下鸡飞狗跳,所有听到那道爆吼声的人们,尽皆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马就跑到战场上,和凶魔决一死战,一些对凶魔有点了解的老人,眼中更是绽放出一道惊人的怒火,

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,那來自上古的噩梦,或许,一些老人的祖父,曾祖父都曾经在凶魔战场上,浴血拼杀过,现在,听到凶魔再现世间的消息,他们如何不激动,如何不愤怒的颤抖,

“那一帮魔崽子,消停了这么久,现在又要跑到人间來扑腾了吗,”有人这样大吼,说话之人,他的浑身气息异常惊人,显然是一名超级强者,另外有此想法的人,亦不在少数,

凶魔再现世间,唯求一战,

随着邪君这一道屠魔令的发布,似乎在向天下人提前预示着什么,暂时先不管消息的准确性,总之当邪君传出那一道爆吼声时,整个荒古宗便彻底乱了,连带着整个天下也乱了,

房间中,望着那气息迫人的邪君,赤一阵无言,难道,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一时间,赤心中百感交集,脑袋竟然陷入一片混沌,几近无法思考,

菏泽治疗阴道炎费用
三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遵义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菏泽治疗阴道炎医院
三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