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时尚

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六十四章 阴霾笼罩的山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3:23

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六十四章 阴霾笼罩的山谷

兴秉出了西博城,便一路向西,来到城外的一座茂密的山涧内。

山涧中人数不少,有一千人是兴家挑选出来的力士,由兴家的大少爷兴达率领,还有数百人则是身份各异,不过全部都是兴家的下人仆从。

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兴达完全的吞下西博城兴家的产业后,进驻进去管理的人。

兴秉直奔兴达的营帐:“大少爷,那西博城兴家的人果然只剩下妇孺,我只说了一次,要他们家的传承,他们便直接答应了,根本就没有要求,可见如今西博城兴家已经没落到何等地步,他们根本就没底气向我们提出什么要求。”

兴秉这次去西博城,目的不是为了索取传承,而是试探西博城兴家。

“嗯,既然如此,那就再去一次,这次要他们把所有的产业都交出来。”兴达淡然说道。

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一般,对他来说也的确如此。

兴达不蠢,他是兴家主家最有希望继承家主之位的继承人,所以他才能抢的到这次的机会。

对付一个已经没落的庶族分支,连家里的顶梁柱都没有,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手段。

而兴达为了妥当起见,还让兴秉先试探了一次。

在确认西博城兴家确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后,这才开始动手。

至于西博城兴家的家人死活,也不过他的一念之间。

而兴达的行事,向来是斩草除根的。

毕竟夺人家产,这种事绝对是不共戴天,留着他们的性命,将来有可能会报复自己。

虽说真正能够威胁到他的可能性不大,可是终归还是有的。

所以正是应了那句话,斩草不超过,春风吹又生。

至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直接选择武力,是怕西博城兴家察觉到,有可能会带着一部分财产和一些子嗣逃走。

兴达只带了不到两千人,当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,所以先来软的。

先让西博城兴家服软,在把西博城兴家的产业吃干抹尽后,再行下手,这样就稳妥的多了。

这就像是行军打仗一样,如果直接硬碰硬的话,即便是占据绝对的兵力优势,也很容易导致自己的伤亡过大。

因为人在绝望的时候,是很容易激起更加强大的反抗与求生欲的。

就比如说不久之前西博城刚刚经历过的那场大战,西博城的守军上下,便是因为知道,他们没有退路,所以他们才浴血奋战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

最终白炽国的九烈军团虽然赢了,却是以惨烈的代价获胜的。

可是,如果当时西博城的守军有其他的出路,哪怕只是一线生机,那么那一战就不会那么惨烈了。

先不说为了自由为了民主之类的口号,人活着的第一条件就是求生欲,至少大部分人都是如此。

而兴达最擅长的也是如此,先是给对方一点机会,让对方以为自己还有机会,然后一点点的用软刀子,一刀刀的砍死对方。

第一步是试探性的索取传承,让对方以为自己的要求仅此而已,为了不节外生枝,对方在权衡利弊之后,必然会选择妥协。

这也是大部分人处于西博城兴家的时候,会做出的选择。

可是对于兴达,乃至对于兴家主家来说,这些都是不够的,因为西博城兴家一旦表现出任何一丝的软弱,那么就意味着可以欺负,可以更进一步的要求,更过分的要求。

便如中国的古代王朝一样,软弱的儒家本着以和为贵,以教化蛮夷的想法,不断的对外族妥协,最后丢掉了血性,阉割了民族的勇气与尊严,最后把一个偌大的王朝嚯嚯的分崩离析。

不管在哪个时代,退让都不是明智的选择,退让不会让敌人觉得可以欺负,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。

“少爷,想必小人这次去西博城后,兴家必然不会那么老实的原地等死,所以少爷可以先派人守着城门,免得让西博城兴家的人逃了。”

“嗯,是时候出去走走了,在这山谷里待了两天的时间,骨头都快散了,而且这山谷中总是弥漫着一股挥不去的臭味,就算是用香料也无法驱散那股臭味,也不知道这臭味是哪里来的。”

“少爷,两个月前,西博城刚发生一场大战,战后所有的尸体,全部都被丢弃在这个山涧的另外一端,少爷所说的气味,应该就是那些尸臭。”

“两个月的时间,应该早就已经烂透了吧?怎么还有这么重的气味。”

“因为尸体太多了,接近二十万人的尸体。”

“二十万人?西博城有那么多守军?”

“没有,只有三万,不过攻城的白炽国九烈军团,有十五万人之多。”

“不是说西博城城破了吗?而且那西博城兴家的家主,原本是西博城守城将军,他也因此战死沙场的吧?”

“的确如此,可是在破城之后,那九烈军团却全军覆没了,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,有传言说,西博城出了一个万人敌,将九烈军团杀的干干净净。”

“无稽之谈,先不说这小小的西博城有没有万人敌,哪怕是真有万人敌,面对这滔天强势的破城大军,一个万人敌也是无法匹敌。”兴达自信的说道。

兴秉想想也是,不过他也没和兴达去讨论或者争辩什么,毕竟兴达是大少爷。

“不过你怎么会挑了这么一个地方藏身?”

“少爷,西博城和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么个地方,可是也因为那十几万的尸体,所有人都觉得不详,不愿意也不敢来此,这才是最隐秘的地方。”

“除了臭一点,其他倒也没什么,不过这里山林中野兽倒是凶猛的很,见了我带多人去打猎,不但不跑,反而直接冲过来,与其他地方的野兽完全不同。”

“这里的野兽多是吃了那些尸体的,所以对人不会惧怕。”

兴达脸色一沉,这些日子他可没少吃那些野兽的肉,如今一想,那些野兽居然是吃那些腐烂尸体的,顿时感觉一阵反胃。

“好了,你尽快去西博城吧,别给西博城兴家的人藏私的机会。”

“少爷,这附近的人都说这山谷不详,若是吸入太多的尸气,会有厄运降临,您也尽快的离开这山谷吧。”

“不过是乡野村民的无知言论罢了。”

“虽说是无知言论,可是近来这附近的确是发生一些怪异的事情,先是一些搬运尸体的人,无缘无故的发疯,甚至有人直接将家里的几口人全杀了,还有更恐怖的,说是有几个人来这山中打猎,发现有个穿着破烂的人,正趴在如山的尸体里啃食。”

兴达皱了皱眉头:“算了,莫说这些反胃的事了,你还是尽快办你的事情去吧。”

“额……是少爷。”兴秉也知道兴达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,低头拱手,然后转身离去。

兴秉前脚刚走,后脚兴达也下令离开这山谷。

原本这山谷中也就有点臭味,可是被兴秉这么一说

,兴达就感觉浑身不舒服,不愿意再在这山谷里待着了。

出了山谷,兴达回头看了眼山谷的方向,他发现在山谷的那个方向,似是有一片黑云,与其他地方的花红柳绿山明水秀完全不同,那个方向仿佛被什么不详的东西笼罩了一样。

兴达皱了皱眉头,心头留下一丝阴霾,继续计划。

另外一边,兴秉到了西博城兴家后,伊萝看到兴秉去而复返,心头已经有些感觉了。

事实上在兴秉走后,她便发现自己先前对兴秉的态度不对,太过软弱,对方要兴家的传承,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一般来说这种要求都是相互的,因为这传承就是他们家的,与主家没什么关系,更与兴秉没什么关系。

要换可以,拿东西来换,这样才不会给人一种软弱的感觉。

可是先前听说兴秉是主家来的之后,便理所当然的觉得,对方靠得住,也希望给自家找一个靠山,这才满口的答应下来,如今却是有些后悔。

而今兴秉去而复返,顿时让伊萝感觉到对方真如自己儿子所说的,来意不善。

“叔叔怎么又来了?可是有什么拉下的?”

如果按照辈分来说,兴秉的确可以算是她的长辈。

不过因为隔了四五代,所以与他们家的血缘离得有些远。

“没拉下什么,只不过还有事没说清楚。”兴秉面带笑容的看着伊萝。

“还有何事?”

“是这样的,这次我奉命前来,除了要你们家的传承之外,还希望能够在西博城能够发展一些产业,只是我初来乍到又两手空空,所以希望你们分家能够鼎力支持。”

听到兴秉的话,伊萝顿时明白了,原来兴秉的目的和之前来的伊鲲目的一样,也是打着巧取豪夺的想法来的。

伊萝没想到,不管是自己的家族还是兴家的家族,都是一个嘴脸,看到他们家的顶梁柱塌了,便厚颜无耻的前来索取家里的产业。

“恐怕叔叔要失望了,我们家只是分家庶族,人少产业也少,实在是无法满足主家的要求,还请见谅。”

“伊萝,这恐怕是由不得你,如今你们西博城兴家风雨飘摇,家主知道后觉得有义务主持一下你们家的大局,所以还请你配合一下。”

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伊萝沉着脸说道。

“呵呵……我说过,这由不得你。”兴秉依然是那副自信的表情。

“娘,我就说他没安好心。”这时候兴茂已经从后堂走了出来,

记住版址:m.

杭州维多利亚医疗美容医院余英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路线查询
杭州维多利亚医疗美容医院柳兆峰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
贵阳颠康医院胡水龙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