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历史

立地封神 第四百一十七章:刀剑纵横势崔嵬(三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23:10

立地封神 第四百一十七章:刀剑纵横势崔嵬(三)

萧御这句话说出来,其他人还不怎么样,白阑的脸色瞬间变了起来。

她的左臂年幼时曾经受过重伤,虽然后面经过无数精心的调养,始终不能痊愈,但随着她修为的不断提高,差别已经变得十分细微,没想到现在竟然被萧御一眼洞穿。

更令她震惊的是,萧御面对符文的威压,竟然始终能够保持从容,竟似符文的力量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一般。

如果萧御召唤出异常强大的武魂,白阑还能勉强理解,但是现在萧御除了身后的星河图,没有动用其他任何的力量,显然是在硬抗符文威压。

当白阑清晰地认知到这一点之后,才真切地感受到,眼前这个少年的实力恐怖到何等的程度。

这道符文是她师尊以神魂所化,即使是遍数九州,也没有多少人可以等闲视之,偏偏萧御却视若无物一般。

想到这里,白阑心中傲气陡盛,双手飞速结印,那符文苍吟一声,恢弘而苍莽的声音隐隐传出,只见那道符文所绽放的光芒,幻化出一个女子的轮廓。

轮廓甫一出现,即使是商行书也露出痛楚之色,几有支撑不住之势,萧御以魂力感知,知道商行书一众人都已经临近极限,终于不再有任何的迟疑,右掌凌空一握,星河图似与九天星空遥相呼应,众人分明感受到萧御的气势在一瞬间暴涨到让他们高山仰止的高度,原本的符文威压竟似被萧御一人承接过去,众人顿时感到身上一轻。

萧御背御星河图,右掌凭虚按落,只见金、黑二色神芒瞬间凝结,在空中幻化出绝世神剑。

“破!”

萧御一声断喝,乾坤神剑携带星辰之力,一剑破碎白阑的防御,稳稳停在她身前三尺之外。

局势瞬间转变,白阑脸色苍白无比,她先前分明用符文之力挡住了乾坤神剑,为什么这一次却被乾坤神剑瞬间攻破,难道说萧御一直都没有使出全力吗?

萧御的确没有使出全力,在玄极州上,他必须尽可能的保留实力,方才原本准备以乾坤神剑结束这场战斗,没想到白阑竟然祭出了符文,而符文所释放出来的威压,竟比当日在八卦生死阵中的五重天道威压更强,所以萧御才一时见猎心喜,收回了乾坤神剑。

如果不是因为商行书他们已经抵挡不住,萧御恐怕最终会以另一种力量击败白阑。

恢弘的剑吟声响彻天地,二色神芒所释放出来的力量,即使是白阑也为之心悸,双眸之中的惊悸之色依旧没有完全敛尽。

就在一片震惊之中,白阑眉心的符文忽然神光一绽,竟幻化出一只眼睛的模样,朝萧御望去。

只是淡淡的一瞥,但萧御却仿佛遭受了十万雷光重击一般,胸口气血澎湃,几乎压制不住喷出来,不由自主地连连向后退出十余丈,方才勉强站稳。

额上流下涔涔冷汗,萧御震惊地望向那只眼睛,自他修武以来,除了体内的魔尊,就以这只眼睛带给他的威胁最大。

“嗯?竟然没有倒下,难怪可以轻松击败白阑。”

清冽的声音清晰地传来,萧御全身犹如泰山压顶,急忙催动天阳源气强行顶住,两条腿上似乎都压着万钧之力。

仅仅只是一只眼睛,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如果那人现在出现

立地封神  第四百一十七章:刀剑纵横势崔嵬(三)

,萧御毫不怀疑她可以在瞬间秒杀自己。

这就是天地之间的强者,虽然萧御已经进步很大,但和九州最强的绝顶高手相比,还相差以万里计。

“少年,你师尊是何方神圣。”

那声音再度响起,萧御微微一凛,随即抬首说道,“我没有师尊。”

萧御的确从来没有拜过师,如果硬要说有师父,那就只有九阳,但九阳的身份太过特殊,在这种时刻显然是不能说的,所以萧御才这样回答。

“哦——那么应该是体内存有一方大能的神魂了,在朝地大路之上能够拥有这等机缘,也是深得天眷了。”

萧御愈加凛然,没想到竟然被那人一眼洞穿,心中百念千转,还没有来得及回话,那声音已经说到。

“虽然你与我并无纠葛,不过你破了我的银符,将来有机会,总还是要还回来的。”

萧御顿时觉得头都大了,惹上这么一位绝顶高手,绝非他的本愿,唯一庆幸的时,在目前看来这高手似乎还十分通情理。

“白阑,你擅自出山,想必应该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,不过我念在你是为了报恩,这次暂且就饶了你,但从此以后,你再也不能涉足任何的恩怨,否则,我一定会拿去所有你拥有的东西。”

白阑全身一颤,叩首拜道,“师尊,白阑谨记!”

那只眼睛转过一道流光,在萧御身上掠过,终于轻轻阖上。

萧御顿觉全身一轻,整个人似欲飞起来一般,心中愈加骇然,即使强大如他,面对天地间的顶尖高手,也只有被碾压的命运。

白阑缓缓起身,看着白夜行说道,“白叔,师尊有命,我不敢不从,自此以后,还望白叔珍重。”

说完,白夜行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,白阑已经化作一道白虹消失在空中,原本喧闹的夜空再一次安静下来。

萧御缓缓吐出一口气,冷眼看向白夜行,“无论曾经有多大的仇恨,至少现在你最重要的人躺在你的怀中,是继续执着于仇恨,还是试图去创造一个新的天地,一切都在你自己身上。”

白夜行一怔,似乎不相信萧御一般,狐疑地看着萧御。

尉迟行寒声说道,“萧御,此人生性凶险,绝非可以感化之辈,我们就是因为几次生出恻隐之心,才酿成今日之祸。”

文璁也说道,“不错,何况苏柔也不能就这样让他带走,方才所发生的事你都见到了,如果违背苏柔的本愿强行让白夜行带走她,等她醒过来一定会再度寻死。”

“老二老三。”

商行书的声音忽然响起,即使身受重创,眉眼之间依然是从容不迫之色。

“如果这世间还有谁能够让苏柔重生,就只有白夜行一人。”
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方法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费用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医院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攀枝花癫痫病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