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嘉兴资讯网 > 育儿

末法乾坤 第二卷:幽雪鸣婵 第一百三十八章:霄云王府(二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16:55

末法乾坤 第二卷:幽雪鸣婵 第一百三十八章:霄云王府(二更)

走上月台,楚浩云顿时引来许多目光,这两天他足不出户,本身就引起了诸多有心人的怀疑。不远处,夜十七已经贴到了端木封尘身前,两人之间暗流涌动。不少早已经明白这家伙意在倾雪舞,纷纷给他们让开一些空间。

最为熟络的萧天,笑吟吟的冲楚浩云打招呼道:“阙兄,两日不见,我还以为你去追查夜风行踪了呢。呵呵,来,我为你介绍一些几个月前出去历练的学长学姐。”

萧天热情的向楚浩云介绍着他阵营里面的新面孔,楚浩云与他们打了声招呼。然后指了指霄琼与童无忌等人,随口问道:“萧兄,那些人也是穆云宗的人吗?”

“呵呵,他们……”萧天的笑容有些怪异,摇了摇头道:“他们是霄云王府的人,虽然还未完全投入二皇子的阵营,但暗地里谁又说得清楚。”

“霄云王府?”这个名字,让楚浩云触动很大。皇城中的水很混,除却六大家族与皇族外,还有不少王侯势力,楚浩云来此不久,了解的也不过片面。萧天撇了撇嘴,不屑道:“说的好听点是霄云王府,说得不好听了,他们只是一些被人收养的宠物而已。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楚浩云虚心请教,萧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阙九重会对霄云王府产生兴趣。不过,还是耐心的解释道:“霄云王府成立于半年前,里面有数位星辰境高手坐镇,年青一代也有不少高手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霄云王府是一个新晋的王侯势力,在我们这些知情者的眼中,他们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已。那些人,都是残存下来的霄云宗之人……”

最后一句,萧天将声音压的很低,显然他也有所忌讳什么。按耐着心头的激荡,楚浩云淡淡的问道:“哦?那所谓的霄云王呢?”

“据说,霄云王名为霄木,不过他只是明面上的人物,真正掌握局势的应该是他身后的那些星辰境高手。”萧天看了一眼霄琼他们,眼中闪过一道鄙夷的色彩。

“哈,原来如此。”一声轻笑,楚浩云将心思压下。枯木当初背叛,就是为了更进一步的掌权,不过显然,他所得到的不如预期。

这时候,众人已经全部回到各自阵营所在,雪飞霜淡淡的说道:“今日青月府诸位学弟回归,新来的学弟们有何疑问,尽可在月台上请他们指点一番。相信他们,也对新来的学弟充满了好奇。按照传统,月台一战,去留自求。”

随着她的话音一落,那些归来的近百人跃跃欲试,而与楚浩云同一批的新学员,各个色变。楚浩云向萧天投去疑惑的目光。萧天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这规矩,恐怕也只有你和夜十七不知道吧

末法乾坤  第二卷:幽雪鸣婵 第一百三十八章:霄云王府(二更)

。”

“什么规矩?”楚浩云疑惑了,雪飞霜这明显是在挑事啊。萧天低声解释道:“每次有从外试炼而归的人回来,都要举行一次月台之战。这是一种淘汰战,归来之人只能挑战新学员,并且需以百招之限将之击败,而新学员同样也只能挑战老学员,相应的是保持百招不败,才算是通过月台之战的考验。一旦,新学员名额耗尽,剩下的老学员之间才可以互相挑战。”

“淘汰了会怎么样?”楚浩云目光闪烁,他深深地感觉到青月府的水似乎越来越混了。萧天耸了耸肩,指了指青月府的建筑群,苦笑道:“难道你就不奇怪,星月圣院每年都会招人,但青月府只有三百零八座府邸,却是始终没有住满过吗?”

“出局了吗?”楚浩云眯起眼睛,萧天点点头道:“是啊,每次有人归来,就有人离去。如果无法达到月台之战的要求,就视为被淘汰,从而离开月苑。因此,青月府的人数始终都保持在一个恒定的状态。这种事情,每年都有,像我们这种老人,都将其当做三年一度的考核试炼的小考试了。当然,若是新学员战斗结束,老学员之间便不存在淘汰制了,只是死伤在所难免。”

“还有,这也是各个阵营的一个机会,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蚕食对方的势力。有时候,甚至会出现实力更迭的局面,当然,自从被三位皇子掌控主导后,这种事情基本就没有再出现过了。”

萧天的话让楚浩云意识到,青月府的生存制度,比他所想的还要残酷。不仅要面对阵营的生死抉择,还有那残酷的竞争环境,更要提防这种随时可能发生的月台之战。

“是狩禹他们……”忽然,楚浩云察觉到身后一阵冰冷,随感而望,却看到狩禹、冷邪峰、穆凌峰等人立于月台之外,正招呼着他们阵营的人员。萧天也寒暄了几句,招呼自己一脉所属。

月台之上,人潮退却,在八方围拢成圆。仅剩下雪飞霜一人独立,众人呼吸沉重,特别是那些新晋学员。刚刚来此不到一周时间,他们又要面对一次淘汰制的考核了。这星月圣院,果然不是一般人能进的。

“必须选择一人挑战吗?”楚浩云喃喃自语,在穆云宗所在方向扫视,霄琼与童无忌他们赫然在列。

“规矩,相信你们的学长都有解释,我就不多说了。月台之战,乃为青月府传统,我为裁决,谁有异议?”雪飞霜淡淡的话语传遍所有人的耳中。却是没有一人敢质疑这位神秘的大师姐,众人表示皆无异议。雪飞霜正式宣布月台之战的开始。

她退到月台边缘,闭目养神了起来。

场外一片死寂,这是一场关乎他们未来的考试!归来的学员中,很快有人上台,一个月袍青年,身材魁梧,手中九环大刀横立,一副嚣狂霸气。

楚浩云愣了一下,看了看不远处正在与月天痕还有蓝雨交谈的萧天,询问道:“月台之战还能动用兵器?不是切磋考核吗?”

“嘿,这种考核,死人都很正常,何况是兵器。”夜十七不知从哪跳了出来,看他郁闷的模样,显然没在端木封尘手中讨到好处。

他有些跃跃欲试,怪笑着掩饰自己的心情,解释道:“对于许多家族的人来说,让他们在此却步,还不如杀了他们。在这,几大势力明争暗斗,都想铲除对方的羽翼,怎么可能不抓住这样的机会,反正一战之后,他们都会因此结怨,还不如趁机直接了断。”

“看你模样,好像迫不及待要上台了。”楚浩云幸灾乐祸的笑道。夜十七撇了撇嘴,嘟囔道:“老子正找合适的出气筒呢!不过,我还要先看看局势,再选择。”

楚浩云点头赞同,还是先看看几大阵营之间的态度到底如何,再来选择吧。

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何静霞
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王强
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牛立志
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何静霞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王先跃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